您的位置:首頁 > 債權債務 > 借款糾紛 > 正文

履行還款義務生爭議 接受貨幣一方法院是否有管轄權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12-27 12:36:36

  
【案情】2015年6月23日在A地的李某以資金周轉為由向B地的鄧某借款20萬元,借期一年,利息按月利率1.5%計算,且雙方在借條上注明若李某未能如期歸還借款,則李某所有的馬自達小轎車歸鄧某所有已抵銷借款本息。借款到期后,李某已無力償還鄧某的借款本息,鄧某遂訴至B地人民法院要求判令李某所有的馬自達轎車歸其所有?  

【分歧】本案中B地人民法院是否具有管轄權?  
第一種意見認為B地人民法院沒有本案的管轄權。在本案中鄧某要求的是將李某所有的馬自達轎車判令歸其所有以抵消李某對其的債務,因此本案實際上并沒有了接受貨幣的一方,因此本案就沒有辦法根據相關法律的規定來確定合同履行地,所以本案只能依照地域管轄“原告就被告”的一般規則處理只能由李某所在地A地管轄。  
第二種意見認為B地人民法院具有本案的管轄權。鄧某為本案中程序法上的“接受貨幣一方”,雖然借款出借人鄧某由原合同確定的“接受貨幣”一方變更為接受實物的一方,但是借款人給付該實物的義務是基于原貨幣給付義務而產生,所以雙方因此產生爭議時仍然應當適用民間借貸的相關法律法規處理,因此本案B地作為合同履行地具有管轄權。  

【評析】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借貸雙方就合同履行地未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事后未達成補充協議,按照合同有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仍不能確定的,以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為合同履行地。”之規定,對于民間借貸案件,在按照合同約定或交易習慣不能確定合同履行地時,應當將“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確定為合同履行地法院進行管轄。但是對于如何確定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的“接受貨幣一方”法律并沒有明確的規定。因在民間借貸案件中糾紛雙方當事人承擔的給付義務所指的對象均為貨幣:出借人應履行的主要合同義務是將約定借款金額的貨幣交付給借款人;借款人應履行的主要合同義務則為按約定還款期限,將約定的借款本金及利息以貨幣的形式交付給出借人。因此筆者認為在民間借貸糾紛中“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有兩種可能即出借人所在地和借款人所在地。當雙方當事人在涉案借款是否出借事項上產生爭議時,以借款人所在地為合同履行地;當雙方當時人在涉案借款及利息是否歸還事項上產生爭議時,應當以出借人所在地為合同履行地。  
因本案的基礎法律事實為鄧某和李某的借款合同,即鄧某之所以能夠將李某訴諸法院所依據的為其與李某簽訂的借貸合同。所以將本案認定為民間借貸糾紛并沒有太大的爭議,因此對于本案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相關規定來處理本案管轄問題并沒有任何問題,所以在鄧某和李某沒有約定以物抵債時適用解釋第三條“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為合同履行地確定管轄法院也是正確無誤的。但是在本案出現以物抵債這種以他種給付代替原定給付而消滅原有債務的約定是否會影響本案管轄法院的確定呢?  
筆者認為,民間借貸案件要求實現以物抵債的約定并不會改變管轄法院的確定。雖然從形式上看,在出借人要求實現以物抵債時借款人已經沒有給付貨幣的義務,但是這種以他種給付代替原定給付僅僅是履行義務方式的改變,并不能改變民間借貸法律關系的實質,同時也不能改變借款人應當還本付息義務的實質。對于“接受貨幣”一方的認定不能機械進行,應當根據糾紛案件的實質來進行確定。而且,這種履行方式的變更一般是由借款人在無力按約定給付貨幣時提出,對守約方而言,可能是一種不利。所以更應當適用司法解釋第三條規定,以原合同約定的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為合同履行地,從而將管轄法院確定在守約方即出借人所在地法院,以平衡守約方的不利地位。綜上所述,本案中作為“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的B地具有本案的管轄權。  

(來源:中國法院網     作者單位:江西省石城縣人民法院)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优乐南昌麻将官方下载